中华志愿者网——中华志愿者杂志社官网| 人员查询
● 公益小记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公益小记者 > 优秀文选

优秀文选

来源:中华志愿者网 发布时间:2021-01-05

  蒯老先生一面用食指抚摸桌面上茶杯烫过的痕迹,一面瞪大眼睛盯着安曼灰蒙蒙的街道,自忖道:“奇了怪了,那几个兔崽子怎么还没来?这都什么点了?他们这次怎么晚了?”

  蒯老先生在亚欧大陆的旮旯约旦安曼经营着一家中华餐厅,平日里顺带资助着几个约旦医科大学的中国留学生。本来约好的每周五晚上聚会一次的,可今天却不见踪影。蒯老先生有点累了,他从收银台的抽屉里,乱摸了一阵,靠枕没找着,倒摸出来一本硬壳小本子,明亮的灯光下,封面上印着几个烫金大字:中华民国武官证。蒯老先生打了一个激灵,端坐起来,用手指轻轻沾了些口水,小心翼翼地翻开,蚂蚁大小的铅字一下映入他的眼帘:蒯松茂,一九三一年生,中华民国驻约旦上校武官。回忆顿时涌入蒯老先生心头。他出生在合肥东乡,十八岁随国军来到台湾,后被派往约旦,再没回去过。蒯老先生每天只能从电视、报纸上搜寻有关中国的只言片语,从而了解大陆的点点滴滴变化。每周五聚餐,主要的话题还是聊聊故乡。多少次,他恨不得立马飞回大陆,然而,他年迈的身子已经承受不住二十多个小时,横跨亚欧大陆的飞行了。许多时候,他生出一个念头,要是能走回去,多好……

  蒯老先生一拍大腿,颤颤巍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他走不回大陆,走到约旦医科大学还是可以的。说走就走。他出了门,昏暗的天空下,迎面是带着死海咸味的风,裹挟着沙土,吹在身上,居然发出噼里啪啦的疼痛。可是,疼又能把自己怎么样?走着走着,他被一群高大的阿拉伯人挤在中间。忽然,他生出一种孤独感—原来,经过这么多年,他还是无法融入这个阿拉伯国家。

  他的孤独在看到一面灯光下的五星红旗时消失了。一九七七年,五星红旗取代了青天白日旗,飘扬在阿拉伯世界的上空。对于台湾,蒯老先生只有遗憾,但他对大陆抱有更大的热爱。走进去一看,五星红旗来自一个中国施工队,那儿的工人常到蒯老先生的中华餐厅。两口二锅头下肚,美丽的中国就从工人们嘴里徐徐展现出来了。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,还会谈起“小康社会”。蒯老先生听了,无限神往。

  蒯老先生出了工地,继续往前走。刚到约旦医科大学门口,就看到一队中国留学生拎着行李,在门口等候开往阿利亚皇后机场的巴士。为首的那个中国青年,一见到蒯老先生,立马飞奔过来,扶着他,庄重地说:“蒯爷爷,最近我们国内爆发了新冠疫情,祖国需要我们海外医科学生回去。我们订好了今天晚上的机票,马上就走了。请您多保重!”话音刚落,一辆巴士到了。年轻人迅速上了巴士,只留给蒯老先生一个个坚毅的背影。

  蒯老先生怔住了。他感受到了“祖国”这个词的神圣,感受了祖国的伟大。那是他梦莹牵绕的故乡。泪水顿时打湿了脸上的风沙。

  蒯老先生猛地下定决心。他拦下一辆出租车。脑海中电闪雷鸣。有个声音在问他:去哪?他斩钉截铁地答道:东方!

  具体点?

  中国!

  出租车像离弦之箭,冲出了安曼城。

  月亮像一颗白净的莲子,四周白蒙蒙的发出一圈柔和的光雾。疾驰在通往机场的沙漠之中,蒯老先生似乎已经看到大陆模糊的影子,那是国家的样子。他坚信,自己这次不算晚。(江苏省丹阳高级中学高二(17)班 蔡逸轩  指导老师:朱栎霞)

 

(编辑:丁成成)

上一篇:那难忘的美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热门文章
最近更新